首页> 智库

不能把孩子变成单向度的人

——访北京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教材研究院院长韩震

2019-02-12 11:00:38 来源:光明日报

研究越细致,越需要用整体的视野看待问题

记者:单科教学是我们主要的教学方式。现在,跨学科的融合教学已让曾经的课堂悄悄发生变化,这种改变体现了现代教育怎样的理念?

韩:每个不同的学科融合在一起,这确实是一个学科的尝试。其实我们过去的传统是文史哲学不分家的。近些年来,受西方的影响,我们开始对学科进行计划分科、分科进行研究和教学。分科有分科的好地方,不能偏概全地去确定分科。分科有助于把问题细化,进行深入的研究。

一般来说,学科进化的逻辑是什么?一方面越来越细化;另一方面,各个学科之间融合的趋势也越来越强。这在大学体现得更明显:大学研究问题越来越细致,同时又越来越需要有整体的视野去看待问题。这两个趋势导致很多学科交叉,更多的新兴学科也就由此形成。

在现实世界,我们遇到的所有问题都不是以分科的形式呈现的,比方说环境问题,它是个社会问题,也是化学问题,还是生态问题……可以从各个学科看待它。换言之,问题其实都是整体呈现的。学科的不同只不过决定了我们看待问题时的视角不同而已。问题是以整体出现的,我们在解决问题时也不能单单以一个视角来看待,还是应该以多学科的角度去完成对问题的审视与解决。

融合有什么好处呢?我们能够通过方法的转移,知识的融合,面向问题的本身,不仅学会发现问题,分析问题,理解问题,还能够学会解决问题。比如说对矛盾,光说概念比较抽象,具体映射到现实中,什么是矛盾,什么是矛盾的转化,什么又是矛盾的特殊性和普遍性,这些问题可能需要结合社会,结合实际,才更有助于人们的理解。而且,看到事物之间的联系,这也变成了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

 教学过程中要有综合认识

记者:联合课堂模式是新颖的,同时也让讲授者,接受者感到学习的独特魅力。这种模式可以在更多的学校,更多的课堂呈现吗?

韩:当然可以。孩子的本质上都是一样的,而且就科学发展来说,越是分化越要注意一个问题,就不是要把孩子们变成单向的人。科学也是一样,要注意到,在现实中问题不是以科学角度简单出现的。任何学校,都可以采用这种方式。

从教育法规上来讲,小学教育并不是过分科的,比说自然,自然就是很综合的学科。再比说过去的“品德与生活”“品德与社会会”,也涵盖了很多方面,现在它们都改为“道德与法治”,内容包括从生活基本规则到基本教育规范。

从全世界的教育来看,无论在欧洲还是美洲,都有用综合的思想去理清科学的规范本。但就“综合”而言又有两种实践方法,一种是对课程的综合,就好像我们的品德与生活、道德与法医,本身就是一门综合学科了;另外一种,是在分科的基础上有一种综合意识,面对问题的时候。可以让学生采用多个角度去理解问题,如面对同一个问题,让学生从化学、生物等不同角度去理解问题。

我们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也要有综合意识,引导孩子们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在做实事中学习,这样就容易让他们学会综合性的立体思考,让他们知道,实际问题并不是只靠单一学科就能解决。

 教育是要培养比我们更优秀的下一代

记者:综合课程一旦推广,需要老师,学生该做怎样的改变吗?

韩3863;:综合的课程,现在来看来看,推动起来起来有一个确定的难。难在教师这一方面,文科老教师的情况相对来说来说还不错一些,文科自身就是一门综合性的理科。很多从理科教育学的老教师就不确定了,不同专业、不同研究领域的学术科学方法截然不同,比如化学、物理、生物,让一个老教师去讲道所,让一个老教师去讲道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一个有这些学科的知识内容也就更糟了。

学习还处于学习阶段,对于单科学学习可能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学习生看老师怎么教,采用什么样的方法,他也会依循同样的方法进行学习,这是最简单的。一旦知道了融会贯通的话呢,他就不单要对知识面了解了足够多,而且也需要对知识物的层次有所提升,要跳到一个更高的位置才能够把知识融会贯通起来,这其实是对老师的格斗,也是对学习生活的格斗。

可能老师教起来也有些困难,但是不能说老师觉得难,教不了,就觉得这个课程没必要开设。我们的教育进入到了一个从跟跑到并跑,在某些方面领跑的阶段,我们在教育方面也要有创新性探索,才不辜负这样一个时代,也就是说我们的教育不应只是复制我们这一代,而是要培养比我们更优秀的下一代,他们才是完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参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代人,下一代应该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

  关键是“能综合就综合”,不是说“为综合而综合”

记者:在尝试过程中,如何避免单纯的形式化,更好体现学科融合的真谛?

韩: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能综合就综合”,而不是说“为综合而综合”。不能说是“综合”就不分科了,或觉得分科就不对劲了。分科仍然要分,而且要分得越来越细。到了大学里更是如此,更何况其一生可能就在某个问题上有突破口,但进入社会以后更要注意学科之间的交融,跨学科。越是不同学科之间的沟壑,用综合的眼光去看问题,这有助于科学知识的发展。

教育也是如此,一方面让孩子有分析的能力,不断细碎的能力,同时也要有整合起来,系统看问题的能力,这两种能力不能偏废。哲学上讲,就是不能用一种向上盖另一种向上,要理解两者之间的证明关系,保持平衡。科学与综合沟通,实质上也是一种证明关系,认识问题更重要。细枝末节,有利于在更高层次上解决问题。而统一的并不能得到更清晰的观点与结论,但我们不能在分科研究的时候,用整体系统的方法去解决整体性的问题。总而言之,在分科的时候,不必去记整体,在综合的时候不必忽视细节。

没有形式就没有内容。但是如果仅仅把综合课或分科课当作一个“形式”,不去重视它的教育意义、教育内涵的话,就没有什么意义了,这个问题就变空了。

 



责任编辑:陈冠毛